银河国际手机客户端: www.9992019.com > 发展视窗 > 专题报道

“矿工”在大家身边

发布时间:2008-01-08       信息来源:粤铁投资

 

   在灰尘漫天的货场、在一列列存车上,你总能看到一个精瘦的身影在爬上爬下、走动、忙碌着。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企业坪木线梅沙段的每一个货装点都烙下了他坚实的足迹……他就是梅田货运营业部经理――谭勇,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小脸上常年顶着个“板寸”,显得特有精神;不算大的眼睛却始终给人感觉到一种真诚、一道敏锐和坚定。

   最近,听说他还得了个外号叫“矿工”,而且还是其顶头上司兴南企业党总支王建民书记为他取的。在一次检查工作中,王书记说:“有次我去梅田,远远见谭勇从煤车上爬下来,走近一看,他全身上下就没点干净的地方,一脸的煤灰,我差点还以为是刚出矿井的矿工……他作为一名部门负责人,我当时确实是很有感触的。”“矿工”就由此而得来了。

   谭勇,1992年12月进入广东地方铁路有限企业工作,先后担任过养路工、扳道员、车站值班员、站长。2007年2月,因工作需要,谭勇走上了梅田货运营业部经理的工作岗位,主管坪木线里面6个站点的货运工作。梅田货运营业部的是地方铁路企业货运业务量最多的一个营业部,人员又分散,货物装载点多,业务工作繁琐,每天面对的事情多且杂。在进入这个岗位前,谭勇主要所从事的是车站工作管理,对货运方面的业务也是不太熟悉。为了配合企业业务重组工作,谭勇还是勇敢的走上了这个岗位。在走上这个岗位时他心里也是有点心虚的,总是决得有很大的压力,怕自己做不来。但他把压力变成动力,努力学习货运业务,经常下现场检查学习,通过工作实践来逐步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

   自担任梅田货运营业部经理以来,谭勇就一心想管好营业部的工作。要管理好各装车点的工作,只有是多下现场了解第一手情况。为了能尽快熟悉里面几个点的业务,他经常下现场检查和学习,热心与当班货运人员一起交谈。几个装车点离梅田都较远,且交通不方便,为了自己早日熟悉工作,谭勇同志都是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到处跑,了解各点装车情况和人员情况,与货主联系货源和货物发送情况,可他从来没有问企业报销过摩托车燃油费用。里面几个点的业务繁琐,又只有他一人在管理工作。要管理好几个点的事情就必须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工作。几个点的通讯不好,有时为了与货主联系业务、了解货源情况,与企业和各货运室联系工作,都必须用手机联系。谭勇的手机一天24小时都是开机的,其话费每月只限于报销120元,但是每月的手机话费基本都是此标准的两倍,谭勇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话费问题而推诿工作。有时回家里休息,在深夜还要接货运工作方面的电话,自己耽误休息了从来不说货运人员,对妻子被电话吵醒后的埋怨,他也常常是无言以对。

   铁路货运工作程序繁琐,从接入列车对位车辆,组织装车,装车完毕后再拉出,然后编组外排,而这一套的作业流程,要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之内全部完成,否则耽误时间就要耽误列车的运行,影响到下趟列车的正常来车。为了加强管理,减少损失,确保各装卸点的货装安全。谭勇在日常管理上时刻注重四个字:认真、仔细。他每日都是认真监督、仔细检查、精心组织、合理安排,谭勇同志始终七点钟就起床到岗,看记录,查货运技术作业表,检查编组情况,深入现场监督检查,了解站存车辆的装卸进度,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及时合理的作出工作安排。

   货运工作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对外联系,协调车站、坪南货检、各装卸队、多家货主单位,调整好各单位的关系就是运输效率的基本保障。面对铁路运输的第六次提速,给货运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谭勇密切联系本货运营业部的实际情况,加强了对货运员的管理和考核力度,组织货运员进行业务学习,在提高货运员的业务水平和综合素质上狠下功夫,不断加大岗位练兵活动的力度,利用交接班会反复强调货运纪律,通过严格考核,使大家增强了业务常识,而且有了紧迫感和危机感。同时,管人先管己,他在要求别人的同时,也严格要求自己刻苦学习铁路货物运输的有关规定以及国家对货物运输管理的有关政策、法律、法规和车站的各项规章制度,及时掌握信息,合理调整计划,减少车辆站内延时,加快了车辆周转,提高了空车利用率,增加了经济效益。有一回,在麻田的一次例行检查中,一位平时和谭勇私交不错的货运员把一个车辆的车号搞错了,他当时就对该货运员进行了严历的批评,并在交接班会上当众作出处理,该货运员事后对他意见得大,质问为什么拿他开刀,而他心平气和地说明:私交归私交,工作归工作,我是对事不对人,不这样,会出大事的,而这位货运员通过这件事,也对他更加信服。

   梅田货运营业部货运员岗位定员本来就少加上前段时间陆续有人退休,一时间造成人员特别紧缺。为了不影响工作,谭勇只能忙于顶班,同时还要在营业部负责各点的管理工作,好几次一连八九天没回家。其妻抱怨:“你干脆别回来了。”面对着妻子的埋怨,他不失时机的幽了一默:“谁叫你‘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呢?”不想回家是不可能的,况且家中还有尚在读小学的女儿和年岁已高的父母呢。他没有节假日,越是节假日,他越是想单位的事,每个节假日都要进去值班。他说:我在家呆着总感觉心里不踏实,只要去车站转一转,到货运室看一看,就放心了。作为企业铁路货运工作来说,由于一些小单位的放假,车皮计划的停装,很多车皮就流向了一些大企业进行周转,因此要利用这个短短的几天节假日,充分利用这些车皮组织装运,所以谭勇没有完整地休过一个节假日。今年六月份深夜三点,梅田县三场一个车皮需他到现场处理,他放下电话,穿好衣服马上往货场赶,由于天黑,在煤场转弯的地方不小心摔了一下,他忍痛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来到车站,与货装单位一起处理完车皮后,回宿舍洗完澡睡了一个多小时又投入到第二天的工作当中。第二天回到家,他爱人问:你腿怎么了?谭勇故做轻松地说:没咋呀!含糊其辞的搪塞了过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谭勇的工作,货运员们看在眼里,一些因工作繁重和安全压力大而想休假的人,主动不休了。一个老货运员邓九萍在临退休的时候亲口对我说:“我快又十来多就退休了,按照有些人的惯例,我可以请公假不来上班了,这个月工资不会少我的,但是我看到谭勇作为一个领导这样的辛苦,我都不忍心请假,还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当一个部门领导被人称之为“矿工”,大家不能仅仅当它只是一个外号,它是一种朴实的精神,是一种最为无华的赞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